上邪

自从贺涵出现,就不想看安谭文了,因为觉得老谭负了安迪。
告诉我不是一个人

安迪,要不要考虑一下我?

老谭明显通过公司员工的紧张程度感受到了安迪最近内心的烦闷。她总是把所有对生活的不满和怨愤发泄到工作中,好像要努力地把烦恼挤出她的生活。
于是老谭半路截了助理要送往安迪办公室的文件,来到了安迪的面前。这个女人果然眼睛和手指高效地配合着,键盘的敲击声萦绕着她,圈出了属于安迪自己的小世界。老谭仿佛看到了在她的这个小世界的大门上写着谢绝打扰四个大字。
老谭的轻叹随着抿嘴一笑半路就散了。来到安迪的办公桌前,轻轻的将手里的文件递到了她视线范围之内。安迪瞥见文件,并未抬眼,但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拿起笔迅速的翻阅之后,一边利落地签字,一边吩咐:“你去通知一下,下午的会议提前半个小时,两点半准时开始,让他们抓紧准备一下。还有,明天……”“安迪,是我……”老谭伸手按在她签完字正要推还的文件上,微微欠身,轻生唤着那个回到孤独中的安迪。
安迪抬头,看到这熟悉的笑容,近半年来所有的情绪都毫无预兆地解除了封印,化作了眼泪冲出了眼眶。老谭看着不悲不喜的安迪静静地任眼泪涌出,滴落,打湿了精致妆容,也击碎了他所有的冷静。“安迪,安迪,老谭来了”他探身右手握住她还放在文件那端的手,左手轻轻拭着她决堤的泪水。可是眼泪去怎么也擦不完,还差点把谭宗明的眼泪也给勾了出来。正当老谭不知所措的时候,安迪的电话及时地响了起来。
安迪仿佛从梦中惊醒一般,手忙脚乱地摸了两把眼泪,拿起手机。当看到屏幕上闪动的“包子”时,安迪一下子又回到了刚才那个孤独冷清小世界中。而这次这个世界的界限不再是键盘的敲击声而是手机的铃声。一旁的老谭心下了然,他的安迪过得并不好。然而安迪并不是会勉强跟生活妥协的姑娘,她可以热烈的投入烟火尘世,也可以决绝地与之告别。而现在为什么她却选择继续留在这烟火缭绕中呢?因为还有爱和希望?那又为什么她又把自己锁进工作的堡垒中呢?因为烦闷和恐惧?老谭突然感觉自己不懂这个姑娘了,对,这个姑娘,他谭宗明心中永远的姑娘。这个想法让他的额头瞬间有点微微的潮湿,他心慌的厉害却无计可施。
就这样这两个人一站一坐,各怀心事不知道过了多久。“安迪”“老谭”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一下子打破了他们之间相隔所有的时光,仿佛一下子回到了最初的相遇。“一起吃饭?”谭宗明微笑道。安迪微笑点头,就好像刚才只是大家一起做了一个梦。
饭后,老谭突然提议开车带安迪随便逛逛,美其名曰换个方式交流工作。安迪自然地上了车,面对老谭,她不想多想,只要遵从内心说yes or no。想到这里她突然觉得老谭真好,不,是最好!车不知不觉来到了被绿茵覆盖的街道,安迪不知道这是哪里,她也不想知道。“老谭,我想看看小明”
“好”老谭掉头,就像刚才是没有任何计划胡乱的奔驰一样。
远远地看着小明的,安迪轻轻呢喃“如果能像小明这样生活,好像也很不错。”虽然安迪的声音轻得如同羽毛,但落在老谭的心里却激起了千层浪“安迪”他半蹲在安迪面前,双手挣扎了半天搭在了安迪的两侧,“婚姻并不是生活的所有,也并不是生活的唯一形式,如果这样的生活你并不快乐,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其他的方式呢?安迪……”“老谭,我已经感受过生活的温情和友爱,这也许是它的代价吧。就算我这次逃离,还会有下一次的浩劫,魏渭之后我决定谁也不爱,便来了包子,包子之后或许还会有饺子,馅饼,馒头等着我。我知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躲在婚姻中便不再会有机会再次受伤了,对吗,老谭?”谭宗明的眼睛盯着安迪,泪光不知何时开始闪烁,他慌忙低下头,眨了眨眼,起身看向小明。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想看到他流露出的情感,也许只是习惯了在她面前隐藏真心。
良久,在泪光被微风吹散之后,谭宗明清了清嗓子,回身坐在了安迪身边“安迪,不要看我,在我说完这段话之前不要看我”安迪不解却又乖乖的将视线移开,重新望向小明。
“安迪,要不要在你走出婚姻之后,考虑一下我?不要回头看我,让我说完”老谭不自觉地搓了一下双手,抿了一下嘴唇,深吸了一口气,偷偷加了点勇气继续说道“我们可以不结婚,只谈恋爱,谈一辈子恋爱……这样是不是很好?”
“老谭……”
“我还没有说完”谭宗明不敢看安迪,他的目光也落在了小明身上,悠悠地说道“安迪,我重来没有在你面前任性过,不管我今天的作为是否理智,是否合乎逻辑,是否道德,我只想任性一次,想向你提一个老谭的请求,同时也想要一个肯定的答案,我只想听到你说‘好’……我说完了”
此时的安迪惊讶地忘记了回头,她睁大了眼睛,忘记了思考,脑海中不断地萦绕了那个“好”字,老谭各种语气的“好”就像是交响乐一样迅速地包围了安迪。
“老谭,帮我找个房子……”“好”
“老谭,我要换车……”“好”
“老谭,我最信任的只有你……”“好”
……
“老谭,你帮我想想办法,一定要找到小明……”“好”
“老谭,我要见小明”“好”
……
原来,一个好字会有那么多种语气。原来老谭真的是最好的……想到这里安迪的脸上又重新有了温柔的颜色,她回头,正好撞上了老谭炽热的目光。“好”字脱口而出,然后微笑忍不住变成了前仰后合的大笑,老谭抿嘴,眼神温柔,看着她的安迪。对,她的安迪,不久就真的是他的安迪了,想着想着,牙齿露个出来……

突然脑袋里蹦出了一段对话“安迪,要不要考虑一下我?”
“……”
“我们谈一场一辈子的恋爱”
然后就手机打了这么多,没什么计划也没什么逻辑,借安谭之名记录一下瞬间的脑洞,不枉溜走的时光吧。

青春本应装满诗意

分享一首顾城的小诗《我是一座小城》,想象着青涩岁月有个穿着白衬衫的男孩抱着吉他依在黄昏的老树下,轻轻吟唱。目光中懵懂的忧愁倒映着低头看野花的姑娘。

我是一座小城
我的心, 
是一座城, 
一座最小的城。 
没有杂乱的市场, 
没有众多的居民, 
冷冷清清, 
冷冷清清。 
只有一片落叶, 
只有一簇花丛, 
还偷偷掩藏着—— 
儿时的深情…… 

我的梦, 
是一座城, 
一座最小的城。 
没有森严的殿堂, 
没有神圣的坟陵, 
安安静静, 
安安静静。 
只有一团薄雾, 
只有一阵微风, 
还悄悄依恋着—— 
童年的纯真…… 

啊,我是一座小城, 
一座最小的城, 
只能住一个人, 
只能住一个人, 
我的梦中人, 
我的心上人, 
我的爱人哪——
你为什么不来临?
你为什么不来临?

欢乐颂1是理想,欢乐颂2是现实。理想总是被追捧,现实总是被抱怨。
希望欢乐颂 3不是妥协,而是奔向理想中的现实~

做个无赖很光荣吗?

就想说一句话,太tm讨厌包奕凡了,自己作祸还是小性子,果然是太后宠出来太子作风。
妥妥的安迪宠物男友人设,没有能力负担却又撇不下爆棚的男人自尊心。急于求成,强求肯定。
看得内伤
不知道同感的人一人捐一块钱,够不够集资拍个安谭版的欢乐颂。

安迪最大的天真就是,当她落入凡间的时候,因为对这个世界的不了解而怀疑自我。她忘记了自己的高度,而用大部分“庸人”的角度去看这个世界,去感受生活,去解决问题。这个世界必然对她来说困难重重,必然处处充满迁就和拖鞋。
安迪只需要点点烟火气,但不应该被拉入凡间。这也就是为什么我站安谭的原因吧。这个不自以为是对她强加改造的人,这个在思想上可以和她并驾齐驱的人,这个既能陪她高处不胜寒,又能欣赏她淡淡烟火缭绕的人。他小心翼翼地呵护着本真的安迪,不自诩救世主,不用感情绑架,甚至不忍心打扰。
因为最近很忙追剧进程慢了一些,虽然一直不太接受包子的存在,今天看到接小明的时候,突然冒出了一种熟悉的抗拒感,那种去年对于奇点的抗拒感,有突然发现原来包子和奇点一样,都试图用自己的逻辑自以为是的对她好,都忘记了人与人的界限,即使是男女朋友也要拥有的界限。他们无限地强调爱,然后用爱去压制安迪的逻辑和理性,千方百计地拔掉这个天使翅膀上的羽毛,好让她抱着光秃秃的翅膀畏缩在他们的怀里以满足他们胜利者的虚荣心。他们心中盛产正义和慈悲,却毫无纯粹的包容。
想到这里,我反悔胡歌演包子这个玩笑。
看到这里,欢乐颂讲述的大概是一个天才的悲剧吧。把美丽的东西撕毁给人们看,便是悲剧。

关于最近的安谭虐,有点忍不住要说点什么。我算是安谭死忠粉了,自从追剧,几乎每天都得看着安谭文入睡。对于这对cp也算是一往情深了。
而电视剧无非是给了生活中的我们一些娱乐和启迪。大可不必太认真。编剧不可能满足每一个人,她也必须有自己对于世界的理解和看世界的方式。一个人不可能超脱的生活,而世界也不会完全满足于我们的现象。
所以,爱之,就欣然向往,不爱了,还可以自己现象。
还有人设问题,人设不是固定僵化的人物,每一个人处理事务的方式,待人接物的方法,甚至语言风格和个性原则都可能改变,让我们回想一下十年前的我们吧。不变的或许只有内心深处最深的信仰和最执着的恐惧了吧。所以我认为第二季人设并没有崩掉。大家或许只是习惯了第一季的模式,对于突如其来的转变感冒了。
ps小包总换成胡歌或许问题都会解决